情书大全

[下部]爱人啊,你在天堂可否听见我的呼唤?

分类:爱情故事大全浏览:23023

爱人啊,你在天堂可否听见我的呼唤?
一路上,子瑄的脑袋一直是贴着车窗的,不停的问东问西的,看到什么都很好奇。由于长时间的坐在烦闷的火车车厢里,就算子瑄的精神再好,最终还是在我的肩头沉沉的睡去。侧头看着子瑄的脸,我知道爸爸妈妈一定会喜欢子瑄的。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回到了家乡,而这次的心情是不同于以往的,因为这次是带着子瑄一起回来的。

在出站口,远远的看见了爸爸妈妈的身影,不停的翘首看着人流涌出的方向,斑斑白发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刺眼,我不禁心头一热,泪水差点就流了下来,我最敬爱的爸爸妈妈啊,你们为儿子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拉着子瑄的手不由得加快了步子,往爸爸妈妈站立的方向走去。

“爸..妈…你们咋来了?不是说了不让你们来接的嘛。”我忍不住红着眼睛埋怨着起了个大早又赶了十多里山路的双亲。

“伯父,伯母,您们好!”子瑄微笑着,大大方方的走到父亲和母亲的面前,轻声的问好,我看见了父亲眼里的赞许。

“这就是子瑄吧?呵呵……好姑娘啊,比照片上更漂亮。一路上累坏了吧?我们家鸿仔不懂事,不懂得怎么照顾人,走,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别饿着了……”母亲撇开我,直拉着子瑄的手开心的笑着,父亲在一边默默的接过行李,看得我都有些嫉妒了。

回到家里,子瑄不顾疲惫,拿出他爸爸妈妈特意从天津寄到学校来的特产,硬是要子瑄带来给我的父母,还不厌其烦的跟母亲话着家常,听母亲讲我小时候的趣事。我只有在一边的看着的份儿了。

在家乡的这段时间里,我带着子瑄见过年过八旬的奶奶,见过疼我爱我的叔叔婶婶和姑姑……一时之间,凡是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带着子瑄认识了个遍,惹的子瑄直说这儿好,很富有人情味和亲情味,弄得她都不想回去上海了。我笑了,这傻丫头的生活环境是那么的单纯,又是从小就生长在城市里,哪儿知道乡村人的热情和淳朴呢?闲暇的时光里,不是带着子瑄走遍了我儿时玩耍的地方,就是子瑄总跟在母亲的身后学做一些家务或者是农活,原本是白皙的脸庞被太阳晒得有些泛红,我心底有种绵绵的痛楚,耳边又响起了子瑄妈妈跟我说的话,如果子瑄真的跟我,以后也要跟我一起回来这个山村生活的,我不知道时间久了以后,她会不会厌烦这样的生活?如果我真的留在城市,我的双亲又该怎么办?我开始担心,我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我有些彷徨了。

越是临近返校的日子,我越是难过,子瑄整天跟在母亲身后,到是没发现我有异样的神情。到是父亲,在一夜云淡风轻的夜晚找我谈话了。

“仔啊,我和你妈都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我们都很赞成你去城市里生活,别在意我和你妈的感受,我们都很欣赏子瑄,她是一个好姑娘,值得你去为他付出,所以,不管你有什么决定,我和你妈都不会反对,爸老了,这辈子是没有机会走出这坐大山了,你还年轻,如同出升的太阳,你不能像爸爸一样,在山村里呆一辈子,勇敢的出去闯吧,好好照顾子瑄,有空时多回来看看我和你妈,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放心的去吧,你奶奶那儿有我呢……”

“爸……”听着父亲的话语,我早已泣不成声,这就是生我养我的双亲啊,为了不让我为难,忍痛放飞牵在儿身上的线,这是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勇气和情怀啊。

夜色下的父亲,微驼的背,斑斑白发,是那么坚定的站立在田野上,瘦弱的双肩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与义务,所有的语言和感情在这一刻都显得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苍白,父爱无声,母爱永恒……对着父亲的背影,我许下了诺言:父亲,相信儿子,我一定会接您走出大山。

得到双亲的支持与默许,我的心头着实轻松了不少,回校前的一晚,大家都坐在院子里乘凉,突然母亲拉着子瑄的手,说:“子瑄啊,难为了你不嫌弃我们家鸿仔,我这儿有个东西想送给你,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明天你们就要回校了,今晚给你戴上,我也就心安了。”

“伯母啊,看您都说哪儿去了啊?您不嫌弃我不懂事儿就行,您是长辈,我怎么能收您的礼物呢?”

“子瑄啊,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手镯而已,别嫌弃,来,伯母给你戴上。”说着母亲已褪下了带在手腕上20多年的手镯,拉过子瑄的手,轻轻的带了上去,我的心头还是轻轻的颤抖了,因为这是父亲当年送给母亲的定情信物啊。

“妈……这不行,这个你不能给子瑄啊,这是爸当年送给你的定……”我急切的说,因为我知道这手镯对母亲的意义很重大。

“你嚷嚷什么呀?我是送给我的儿媳妇了,又不是送给别人了,瞧你那紧张的样儿,我跟你爸都不急,你急什么呀?真是越大越不懂事的傻小子。”

“伯母,这…这不合适,您还是收回去吧。”听我说了一半的子瑄已然明白了这手镯对母亲的意义,急切的要从手腕上褪下来还给母亲。

“子瑄呀,你听我说,这镯子呢,是送给我们韩家的长媳的,难得你有这份心意,你是个好姑娘,我和你伯父都很喜欢你,你就别推辞了,收下吧,志鸿以后就交给你看管了啊,呵呵……”母亲的一句话,就这么轻松的把养育了多年的儿子放心的交给另外一个女人来接替看管了。

“子瑄,那你还不改口叫爸妈啊?”看着子瑄红红的脸,就忍不住要捉弄她。一句话,惹的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妈…爸…你们看嘛,志鸿他现在就开始欺负我了,我…..我….”子瑄怯声声的叫了爸妈,羞得躲在母亲的怀里再也不说话了。

在朦胧的夜色中,我们一家子聊了很晚才沉沉睡去,在双亲笑意盈然的眼神里踏上了回校的列车,又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

转眼间,夏去春又来,我们在每个日子里收获着我们的爱情,快临近毕业考试了,校园里到处都洋溢着紧张的气氛,我和子瑄也不例外。

一天,我正在正在图书室查数据,刘晴急匆匆的找到我,告诉我说子瑄在课堂上晕倒了,现在正在校医务室。我急的丢下书本就跑。

看见子瑄的剎那,我的心都快碎了,平时活泼可爱的子瑄,此时正无力的趟在病床上,眉头轻轻的皱在一起,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这段时间学习压力太大了还是不小心感冒了?不行,这以后我得天时时看着她才行。

我让刘晴陪着她,找到医生问清楚原因,原来是季节性的感冒而已,没什么大碍,但是医生还是建议带她到大医院去检查下,因为医生发现子瑄血糖指数较低,而且有轻微浮肿现象,这状况有些不乐观,因为子瑄肤色较白,所以轻微的浮肿有些看不出来……听到医生这样说,我不由得想起以前牵着子瑄的时候,总是在她的胳膊上轻轻的就能按下一个窝窝,当时子瑄还说这是身上肉多的缘故,那时候我们谁都没有在意,想到这儿,我没等子瑄醒来,我就自作主张的给的子瑄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们这个情况。结果天黑的时候,子瑄的双亲已经赶来学校了,看到子瑄的时候,子瑄妈妈早已哭成了泪人,结果子瑄昏睡了一夜,天亮时终于醒了过来,持续不下的高烧也退了一些。

我跟系主任请了假,陪着子瑄的父母一起到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确诊子瑄患的是一种叫做恶性狼疮肾炎,并且需要马上住院接受治疗。我们不知道什么叫做恶性狼疮肾炎,也不知道这个病对子瑄会有什么影响,单单是听见这个恶性狼疮肾炎就已经让人觉得心底发毛了,留下子瑄妈妈在病房里陪着子瑄,我陪着子瑄爸爸去找主诊大夫。

“大夫,您好,我是302房4号床患者的爸爸,我们想了解下什么叫做恶性狼疮肾炎?这个病可以完全根治吗?对我女儿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个病一般不常见,临床诊断发病机率很小,目前暂时没有合适的方案和药物能够可以完全根治,但是我们可以控制病情的继续恶化,恶性狼疮肾炎是一种细胞病变组织循环系统很快的疾病,主要是肾功能炎症,体温比正常人要高一些,处于长期的低烧状态,这种疾病发生在男性患者身上,可能会引起夫妻生活不和谐,若发生在女性患者身上,就不能生育了。由于女性生理状况的特殊性,患有此疾病的女性根本就承受不了妊娠反应带来的痛苦,只要不怀孕,这个疾病对患者本身的生命是没有任何危险的……”

看着医生的嘴巴一张一盒的,我都不知道后来医生还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病房的。因为我很清楚,不能生育自己的孩子,这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子瑄,我不在乎她到底能不能生育孩子,但是我不能肯定我的父母在不在乎,我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跟子瑄隐瞒下去,因为当初来医院时我们骗她说她高烧不退,必须住院治疗,可是以后呢?以后要怎么面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子瑄的父亲来到学校给子瑄办理了休学手续,子瑄的父亲要求我不要分心,也不要对子瑄说实话,一切等我考试结束后再说。

我没敢给家乡的双亲说子瑄患病的事,每天在浑浑噩噩和毕业考试的压力中度过,每个晚上,辗转难眠,脑海里竟然全部都是子瑄的身影。突然一个画面在眼前定格,那个月夜,父亲的背影……,是的,父亲的背影,我不能就放弃,子瑄还在等着我呢。

在每天都会打个电话给子瑄的同时,也更加倍的努力复习了,我知道我肩膀上的责任,我要用我的双手和肩膀给这两个家撑起一片蓝天。

经过紧张的复习,终于迎来了考试,在完成毕业答辩后,连毕业典礼都没来得及参加,就赶回了子瑄身边,一个多月未见,不知道我的子瑄现在怎么样了。

回到子瑄身边的感觉真的很踏实,竟管子瑄的身体状况不乐观,但是还是没能影响我爱的她的心。子瑄也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以后不能生孩子,她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患的是简单的病而已,原本是说等我们毕业了就结婚的,可是因为子瑄的身体,所以一直拖了下来,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家乡的父母说这件事。而子瑄呢,也为了不能尽快跟我结婚而懊恼了,所以很配合的打针、吃药,只希望能够早日康复,做我的新娘。

经过一段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跟子瑄的爸爸请求,我要回家乡一趟,当面跟父母说明这件事,他们是爱我的,我相信他们也一样会支持我的。子瑄的爸爸也没说什么,默默的点头同意了,在上车前,子瑄爸爸却语重心长的说句:“孩子啊,天下父母心都一样,别让他们为你伤心,好好孝敬他们……”回到家中,感觉气氛与以往不同,母亲总是背着我悄悄的流泪,也没问我为什么一个回来。

终于找了一个适当机会,刚想开口跟父母说子瑄的事情,没想到父亲却先我一步开口了。

“志鸿啊,你今年21岁了,也毕业了,未来你打算怎么办呢?”父亲满脸的忧愁。

“我….我想跟子瑄……”我不知道怎么完整的把这个残酷的事实说出来,结果母亲却打断了我的话。

“仔啊,我看你还是回来,别再城市里呆了,回来在县城了找个工作,然后再找个姑娘结婚了吧,我跟你爸年纪也大了,我们就你这一个儿子,你不能不顾及我们的感受啊……”母亲已经泣不成声了。

“妈….这时候怎么说这个了呢?当初你不是已经把镯子给子瑄戴上了吗?怎么又叫我回来县城再娶别的女孩子呢?爸…你这是说话啊。”

“仔啊,别说了,是咱们家没福气,咱们没那个好命要子瑄做咱家的媳妇,你听爸妈的话,等领取了毕业证书就回来县城找工作,那时候你想娶谁家的姑娘,妈都没意见…..仔….”

“够了,我不要再听你们继续说下去了,你们为什么不要我娶子瑄?”我第一次这样跟父母说话,我已经无法忍受要我失去子瑄的痛苦。
“志鸿,你不要再吼了,我们收到了子瑄爸爸写来的信,他把什么都跟我们说了,还要我们劝你忘记了子瑄,叫你不要再去找子瑄了,咱们家就你这一根独苗,我跟你妈也一大把年纪了,你怎么可以让我们韩家绝后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跟父母再继续说下去了,我这才明白临上车前子瑄爸爸跟我说过的话,我还一直奇怪着他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原来一切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时之间,我的生命似乎失去了主题,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眼看着因为世俗的限制因为双亲的感受,我就要放弃我深爱的女子,这跟剜我的心割我的肉一样,痛啊,痛的我无法呼吸……以前喜欢说笑的我,此时已经是沉默寡言了。父亲的白发,母亲的眼泪,子瑄的笑脸……时刻在我的眼前交替着,在父母痛楚的眼神里看见了日渐消瘦的我,因为我知道,父母在这个山村里生活了几十年,是不能完全接受一个不能为他们传宗接代的儿媳妇的,骨子里流淌的还是中国几千年来封建思想下典型的农民的血液,他们是不可能理解我和子瑄之间的感情的,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站在儿时玩耍过的山岗上,仰天长叹,天上的白云不回答,耳边的清风不回答,只有山谷中幽幽传来一声声的回音,声声都是我泣血的哀嚎,我该怎么办才能不伤害双亲而又能顺利的和子瑄结婚呢?我不停的思索着。

终于,我抵不住这种强烈的浓浓的思念,在一个清晨,我悄悄的离开了家,再次来到有子瑄的那个城市。我知道我的身后,是双亲绝望的眼神和肝肠寸断的哀愁,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也许只是老天跟我们开的一个玩笑而已,或许等到雨过天晴之后,会有奇迹出现的,我相信。敲开了门,看见子瑄消瘦的容颜,我的心,疼的成了碎片……

在子瑄身边的日子,我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子瑄也很主动很积极的配合着治疗,她怪我为什么不跟她坦白她的病情和这次回家的状况,我只能淡淡说没什么,可是聪慧的子瑄啊,她一眼就看出了我在说谎,他告诉我说她不相信命运,她就是要跟争取这一次,我被她那种执着和顽强深深的打动了。是的,我也不信命。

在子瑄父亲的帮助下,我顺利的留在这个城市,在一家外资企业任职,在这期间,我也写过很多信回家,可是父母一封也没有回过,我知道我这次是真的伤了父母的心。而子瑄呢,她坚持不跟我去登记结婚,她说她要证明给我的父母看,证明她是一个可以为我生儿育女的完整的女人,因为她不想我的父母伤心,她说她愿意等到孩子出生再跟我补办结婚手续。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啊,她是拿她的生命来爱我,这样的女孩子,我能放手吗?我不放,我死也不放,没有孩子,我根本就不在乎,只要我的生命里有子瑄就可以了。我拗不过子瑄的任性和执着,子瑄收拾了简单的衣物,搬进了我的单身宿舍,就这样,在子瑄爸爸妈妈的默许下,我们同居了。

同居后的生活,跟众多普通的夫妻一样,是甜蜜的,是幸福的……但是我们的爱情了比别的热恋中的男女或者夫妻多了一种感情,那种感情就如同我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是那么的亲密那么的不可分割,我们不再是两个个体,我们早已经融成一个个体。

虽然同居后的生活是很幸福,但是我也一直在担心着一件事情,我怕子瑄会怀孕,所以每次爱她时我都很小心,也许子瑄察觉到了我的用意,刚开始还有一些不快的神情,但是后来又马上笑逐颜开了,这丫头,就是般惹人爱怜。

这段时间,公司比较忙,我回家的时候比以往稍微晚了些,回到家,子瑄已经睡了,桌子上留了张纸条。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子瑄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写的是:“亲爱的,辛苦了,这段时间我老是想睡觉,就不等你了,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鸡蛋面,在厨房里,你放在微波炉里热热再吃吧。”闻着香浓的味道,心头是暖暖的,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这种平静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太久,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虽然那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仿佛我的生命已经接近了地狱的边缘……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个日子,6月10日,是我23岁生日,子瑄早早的打来电话说叫我早点下班,说是做了我最喜欢吃的饭菜,要为我好好庆祝,还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我,按奈不住这种喜悦,在办公室里如坐针毯,好不容易挨到下班,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资料飞奔回家,因为我知道,在那个爱的小屋里有一个我最爱的女人在为我守候。

“志鸿,生日快乐!”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子瑄穿着一件淡水蓝色的丝质连衣裙,捧着已经点燃了蜡烛的生日蛋糕,长发柔顺的垂在胸前,脸上淡淡的红晕,爱意映然的笑容,深情的看着我。

“哦,我的宝贝,谢谢你!”忍不住,一手接过子瑄手中的蛋糕,一手揽过子瑄的身子紧紧的拥在怀里。

“来,先许个愿吧,不然蜡烛就快没了。”良久,子瑄从我的怀里探出脑袋说道。

“傻瓜,我要许的愿啊,早许了,呵呵……”

“哦,你许了什么愿啊?说说嘛……”子瑄拨弄着我领口边的纽扣昂着脑袋期待的看着我。

“我啊,要你时时刻刻都健康、平安、快乐……”看着子瑄,我说出我真实的愿望,万般怜爱的吻深深的覆在子瑄微凉的唇上。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嘛?”子瑄满脸期待的看着我。

“呵呵……你说嘛,我要听。”

“我要当妈妈了,你要当爸爸了。”

“什么?你说什么?”突然听见这个意外的消息,惊的我切蛋糕的刀都掉在了地上。

“我说…….我说的是你要当爸爸了。怎么了,不高兴吗?”

“怎么会呢?怎么会怀孕呢?我很小心的啊,怎么会这样呢?宝贝,你……你没有按时服药?”一时间之间,医生的话语犹在耳边,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没有喜悦,只有无尽的懊恼。看着子瑄的脸上明显的是一种失意,我已不忍苛责。

慢慢的接受了这个消息的事实,我要子瑄去医院做掉孩子,可是子瑄说什么也不干,还说我要是再逼她去做掉孩子,她就从楼上跳下去给我看,我怕她真的做了傻事,也就不敢再催她了,只是急急的请来岳父岳母,帮我做子瑄的思想工作。

谁知子瑄这次是铁了心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任谁劝说都不听。那夜,我问子瑄明明知道这样有危险,为什么还一定要这样的坚持,她说她要证明给我的父母看,证明她是一个可以为我生儿育女的完整的女人,她说她不要听见我双亲的叹息,不要我带着一丝一毫的遗憾而愧对我的双亲,她说她要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她说她要和我一起牵着孩子的手回到家乡看到双亲欣慰的笑容……泪,轻轻的滴在了子瑄的脸上,我知道,我这辈子欠子瑄的太多……紧紧的抱着子瑄,生生世世……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也一定要找到子瑄再做我的妻。

岳母说怀孕的女人需要特别注意营养,我也不怎么会照顾孕妇,就这样,我们一起搬回了岳父家。每晚,把手轻轻的覆在子瑄的肚子上,感受着生命的神奇,感受着爱情的力量,同时也在这样担心受怕的日子里期待着子瑄和腹中的孩子都能够平平安安的。

让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听到岳母打来的电话时,我手上的文件何时洒落一地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世界没有了阳光,发了疯一样跑到了医院,当我再次看见我的子瑄时,她刚刚被护士从手术室推出来。脸色是那么的苍白,紧紧的皱着眉头,很痛苦的神情,我的心,沉到了冰冷的大海深处,这一天,正好是农历的8月15日。

握住子瑄的手,轻轻抚过紧皱的眉头,心里拜了无数次的观音菩萨,求求老天快快让我的子瑄醒过来。也许是男儿不轻弹的泪感动了上苍,也许是子瑄感受到了我的呼唤。

“志鸿,对不起,孩子没了,我……”

“嘘…..别说话,医生说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要多说话,我不在意有没有孩子,我只在乎你是不是平安的,宝贝,乖哦,来,再睡会儿,我就在这儿陪着你,乖…….”轻声的安慰着情绪还是很激动的子瑄,但愿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好了。

接近午夜时,我被子瑄满脸的潮红吓到了。急急的找来医生,测过体温,竟然高达42度,听到这个消息,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我知道这个数字对子瑄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意味着什么。

子瑄再次被推进了急救室,我在门外焦急的等候着,岳父岳母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也双双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天,亮了,可我的子瑄,却永远的离开了我,去了那个冰冷的天堂

子瑄的离去,对我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我已无心于工作,深夜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的走过我和子瑄曾驻足过的地方,走在雨中,深秋的雨夹着丝丝寒意,无情打在我的身上。身边不时走过打着雨伞、披着雨衣的双双丽影,他们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不时还有人在指指点点!
那些日子里,我天天活在深深的自责中。我为什么要让子瑄怀孕?如果不是我那么的粗心大意,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子瑄悄悄的把避孕药换成了维他命E,子瑄也就不会怀孕,如果子瑄不怀孕,那她就不会流产,更不会为了我而丢了性命!如今只剩下我一个孤零零的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于是,我便开始抽起烟来,每天都会喝酒。

每当我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沉沉睡去,不知道子瑄冷不冷?我知道子瑄是最怕冷的,来我的怀抱里,我给你暖暖……子瑄,我的子瑄,如果你能回来,就算穷尽我一生的时光,我都要时刻伴你左右,陪你数浪花点点,看海鸥飞起,听海螺的哭声……可是子瑄的脸却越来越模糊……

子瑄,我的爱人,回来吧,回来吧,回来吧……远在天堂的你,今夜月光如水,我心依旧,你是否有听见我的呼唤?今夜再邀你,入我梦来……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等到天亮我就走
      浏览:24275

      沈将将查完最后一次房已是深夜一点钟了。 这两天和男友吵架,她便替下了科里所有的夜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时门吱呀了一声开了,又关了。她一抬头,门后竟...

    • 倘若曾路过倾城时光
      浏览:22283

      一天 又要过去了,看着窗外那漆黑的一片,我又陷入沉思了,想想现在这种生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哎我又发现我没斗志了。总是在某个...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