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

需要被人要

分类:爱情故事大全浏览:30817
            
  *大校园里有一个小酒吧“藏风阁”,就藏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很是幽静。从大学学生时代开始,张隐就喜欢在周末的时候去那里坐一坐,喝上一杯啤酒。主要是喜欢那里面的氛围,很静谧,老板大概也是一个文化人,加上是在校园里,不想搞得太商业化,太吵闹,于是一般都是放一些欧美经典老歌,卖的也多数是些普通的啤酒、饮料,还有少量的鸡尾酒。唯一与外面酒吧相似的,是那里面的灯光,一般都调得很昏暗,带一点暧昧的气息。接待的客人也多数是学生情侣,或是同学聚会。
  张隐最开始的时候,是和女朋友一起去的,两个人要两杯啤酒,对酌着,说一些浪漫而幼稚的情话。再后来,就一个人去了,要一杯啤酒,然后独自坐在角落里,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那些老歌的旋律,或是呷着啤酒,默默地注视着一对对情侣的甜蜜表情,沉浸在自己的往事和心事回味中。这个习惯直到他现在上班了也不曾改变。走上社会了,就会越发地留恋在学校中的那一种从容宁静,还有单纯。于是重回校园酒吧,就多了一种情怀,那就是恋旧。
  不过从新学期开始,这种感觉渐渐地就被破坏了。虽然酒水还是那些酒水,音乐还是那些老歌,但人,却变了。单纯的情侣、同学小坐的少了,别有目的的人多了,其中包括不少的社会人。他们来这酒吧的目的多数只有一个:猎艳,即找个清纯的学生玩玩。而有行市自然就有人应价。一些女生也就把酒吧当作了自己待价而沽的一个场所。于是酒吧里,少了以前的幽雅清净,多了种乌烟瘴气和人声鼎沸。
  在经历了几次带有暗示性的“艳遇”之后,张隐就几乎不再踏入这块曾经的净土、如今的藏污地。只是这天晚上,他为回顾大学时代的某场冬日记忆,在校园里多走了两圈,感觉上有点累了,于是也就顺便走进了“藏风阁”,然后他就一眼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戚雪,素素淡淡的长相,平平淡淡的打扮。
  吸引张隐与戚雪打招呼的,一个是因为戚雪就坐在他以前女朋友常坐的那位置上,还有的一个,是戚雪的眼神,很是淡漠,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喧哗都排斥在外,独居于一个人的世界里一般。
  “同学,我可以坐这里吗?”张隐端着酒杯,站在戚雪的对面,微笑地问。
  戚雪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
  “你是这里的学生吧。”张隐都为自己接连两个如此老土的开场白而觉得汗颜。
  “你是社会上的?”戚雪盯着张隐,眼神依然冷冰冰的。
  “恩,不过我以前是在这里念心理学的,已经毕业一年多了,所以算起来,应该是你的师兄了。”
  戚雪一阵的沉默。
  “可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吗?”张隐小心翼翼地问。
  “有必要知道吗?”戚雪动了一下嘴角,“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直接带我走就可以了。”
  张隐默然了下来,许久才艰难开口说:“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和你认识聊聊而已。”
  “哦?有什么好聊的?”戚雪挑了一下眉毛。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在得到戚雪的微微颔首后,张隐推了推握在掌心中的酒杯,然后微笑着:“你是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吧?”
  “你怎么会知道?”戚雪一震,第一次正眼地看起眼前这戴着眼镜的、一副斯斯文文样子的张隐。
  “从你的眼神中。”张隐为自己的判断正确而有了一种满意,“你的眼神看上去很冷淡,似乎对身边的一切都漠不关心,你的表情又很落寞,给人直接感觉上就是缺少关爱。而你看人的时候,眼神中会有一种混杂着犀利和疲倦的神情,这样的神情,往往只有童年时期经历过创伤的人才会有,也最容易让人感到心疼。”
  “哦?我让你心疼了?”戚雪的表情有一丝的嘲讽。
  “我只是说你掩藏着的脆弱让人很心疼。”张隐微笑着。
  “我脆弱?呵,真是笑话。”
  “你的脆弱掩藏在你所谓的坚强下面。我知道,你的家庭经历,会让你更早地独立成熟,让你看上去比同龄人坚强许多。但你的部分心理年龄,却留在了童年时代,并不曾随你长大,因为你缺乏了一种关爱的呵护。所以确切地说,你比正常人都更脆弱的,因为你成长经历中有着缺陷,这种缺陷会让你变得敏感。只是你把这种脆弱掩藏得很深。只有真正爱你的人,才可能触摸得到;也只有懂得你的脆弱的人,才可能真正地爱你。”
  戚雪深深地凝视着张隐,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又放弃了。她抓起身边的小包,“我走了。”从张隐的身边擦肩而过。
  “等一下。”张隐急急地拦住了她,“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我希望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戚雪犹豫了会,吸了口气说,“戚雪。”
  “还有你的联系方式呢?”
  “给我一张你的名片,以后我联系你。”
  张隐从钱包中翻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戚雪。
  “你是在广告公司做文案?”戚雪看了看张隐,“我还以为你做记者呢,观察人这么细致。”
  张隐“嘿嘿”一笑,“广告人不细致观察,怎么想出好的创意?”
  戚雪没有再多说,推开酒吧的门,走进外面的清冷世界里。
  一个星期后,张隐接到戚雪的电话,“晚上能不能陪我过元旦?”
  和戚雪见面的地点,就在“藏风阁”的门口。戚雪裹着一红色的大衣,站在晶莹的雪中,别有一种动人的韵致。
  比起上次,戚雪显得热烈了许多,“晚上准备怎么好好伺候我呢?”她脸上的笑,几乎可以融化去张隐身上的落雪。
  “去学生活动中心里看看吧,那里不是有个舞会吗?”看到戚雪的笑容,张隐心里一下子觉得明朗了许多。
  舞会里的人很多,气氛也很热烈。张隐拉着戚雪的手,两人欢笑着在人群中蹦着不成调样的双人舞。
  再过五分钟,新年的钟声就将敲响,张隐突然松开戚雪的手,扔下一句“你等我会儿”,人就消失在了活动中心门外的夜幕中。
  在新年的钟声敲响的第二声时,戚雪看到张隐气喘吁吁地捧着一束玫瑰花裹着冷风从外面跑了进来:“送给你,祝愿你新的一年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戚雪眼中闪过一丝的感动,她接过玫瑰花,低低地道了声谢,然后突然又兴高采烈地抓住张隐的手,“快快!钟声刚敲响,现在还来得及许愿。”
  “许了什么愿呢?”戚雪看着张隐合掌一脸虔诚地祈祷,好奇地问。
  “想知道吗?”张隐微微一笑,望着全场的欢腾,对着戚雪的耳朵,大声地喊叫出来:“我希望你在新的一年里可以健康快乐每一天!”
  “是和你一起吗?”戚雪笑着问。
  “不管是不是和我,我都希望你能够如此。”张隐慎重了起来。
  戚雪笑了一笑,似是高兴,又似是不屑。
  场上的人流开始往外拥挤,去看广场上的烟花。张隐和戚雪也随着人流出了学生活动中心。
  他们避开了汹涌的人流,而走到幽静的校园湖边上。
  “说真的,你那天能够看出我是单亲家庭里出来的,只是因为你是学心理学的吗?”戚雪轻轻地踢着自己的脚后跟问道。
  “是一个原因吧。另外的主要是,”张隐呼了口气,冷洌的空气将之凝结成了一层霜气,“我以前的女朋友,她也是单亲家庭出身的。所以我能够感觉得到单亲家庭的孩子她们身上那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比常人更坚强,也更脆弱?”
  “还有,更易自我放纵。”张隐神情黯淡了下去,“我总觉得,那曾经里的一种伤痛,会凝结成你们心里深处的一种疤结,最后会以一种野性乃至自我摧残的形式释放出来。”
  两人静静地立定在湖边,看着湖面映射路灯所闪晃的粼粼波光。
  “那现在呢,你们还在一起吗?”戚雪问。
  “已经分开了有半年多了。”张隐垂下了头,“我明白她心底的隐痛,我可以做到对她包容,但我却还是无法做到与她一起去放纵狂野激情。我拦不住她,也留不住她。”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应该还是跟一个歌手在一起。”
  “我明白了。你之所以想认识我,也是因为我身上有着与她相似的气质,对吧。你把我当作她的一个影子。”
  “也未必如此了。你身上的气质,让我着迷,也让我怜惜,那里面固然是因为有着与她在一起的回忆使然,但另外的,也有着只属于你的忧郁让我心动。”张隐握住了戚雪冰凉的小手,“或许这就是宿命的诱惑吧。我知道这样的一段感情,可能会让我像上次一样地受伤,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投入。我想照顾你,戚雪。”
  戚雪望着张隐晶晶亮的眼睛,轻轻地摇了摇头,“张隐,你不懂我的过去的,你也不会接受我的过去的。我不想让你再次地受伤。”
  “我说了,只有懂得你的脆弱的人,才是真正爱你的人。这不仅是对你说的,也是对我自己说的。你不想伤害我,这就是懂得我的脆弱了。相信我,我会像包容她一样地包容你的。”张隐的眼神有了一种执着。
  “给我个你的E-MAIL吧。我想在信里跟你谈,可以吗?”戚雪伸手拂落了空中的一条蛛丝。
  “那名片上有我的E-MAIL地址。你什么时候给我写呢?”
  “明天吧。我累了,现在想回去了。”
  “那我送你回去。”
  戚雪先是摇头,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任张隐握着自己的小手,送自己到了宿舍。
  “那你早点休息吧,记得明天给我写信。”张隐深情地望着戚雪,轻轻地在她的脸上吻了下。
  第二天一早,张隐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自己的信箱。里面果然有着一封信。他强按着心头的紧张,打开着了,一字一句地往下看:
  张隐:
  说真的,很高兴你能够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知道我是一个很平常的女孩,也真的谢谢你能够喜欢我,还有送我玫瑰花。
  诚如你所说的,每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心中都掩藏着一段的脆弱,但每一个孩子的脆弱心结,却又都是不一样。我在三岁的时候,我的爸妈就离异了。法院把我判给了我妈。但我妈她根本无心带我,就是就把我扔给了我外婆。我外婆一直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累赘,这样到了我七岁的时候,又以我必须上学为由,把我交还给了我妈。
  我妈那时候虽然没有重新结婚,但她有不少的男人。所以她根本就是认为我妨碍了她的生活,于是就把我送进了一个全托管的学校。从幼儿园直到现在大学,我都是在学校里住的,哪怕是寒暑假,我一年中最多就是几个节日的时候回家和妈妈一起度过。但就这样,她还是常常对我不耐烦,认为我打扰了她的生活,给她生活添加了负担。
  从小到大,在别人的眼中,我都是一个多余的人,他们没有一个人需要我。同学们也排斥我,他们认为我是一个没人要的野杂种。一个人生存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我都开始怀疑起我生活在这个世界是否还有意义,是否还有人需要我。所以我去了“藏风阁”。我知道那里面的男人都是冲着我的身体而来的,但我心甘情愿,因为这至少可以证明别人对我的需要---哪怕是身体上的需要,这也让我温暖,让我看到自己的价值。
  所以真的很感激你告诉了我说,你对我有了情感上的需要。这让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是值得他人去爱的。但我却真的不能够接受你的爱。因为我知道你要包容我的过去会是太累了,而且我也知道,我身上存有和你以前女朋友一样的野性,所以有一天,还是要在同样的事情上伤害你。这真的没有必要。而且从小到大,都是别人伤害我,我也不懂得如何去伤害别人,更不懂得如何去安慰别人的受伤。所以我想,我还是无法包容你的脆弱。
  我现在的想法只是很简单,那就是好好念完大学,然后在各个城市流浪。因为我知道我习惯了没有家,所以也不会去想要有一个家。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心情,还有我们的结局,最好以后都不要来找我,甚至不要来学校了,好吗?因为我害怕和你见面了后,你伤心之下不需要我了,那么我又得一切重新开始。
  戚雪
  元旦即夜
  张隐默默地看完,一个人静静地流下了泪。他从此以后再没有踏入*大校园一步。又一年后,他和一个女孩恋爱了,那女孩家中三代齐全。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一松手,与幸福错身
      浏览:12752

      遇到她的时候,他只有25岁,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最快乐的事,不过是喝着啤酒,和一帮狐朋狗友在小酒吧,对着大屏幕里的球赛大呼小叫,拍...

    • 经典广告语录 <二>
      浏览:32193

      1.维维豆奶,欢乐开怀。 2.世界在你眼中? 3.今天你有否亿唐? 4.我们的光彩来自你的风采。(沙宣洗发水) 5.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6.放我...

    小编推荐
    • 爱的“记号”
      人气:24876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 把金牌熔掉
      人气:10067

      发生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的一件...

    • 台风来了
      人气:14324

      安亚: 昨天台风来了! 一整个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