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

樱粟

分类:爱情散文浏览:17399
精灵分为好多种,比如树精.草精.花精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都有属于它们的守护精灵.樱粟就是一个守护精灵,她所守护的是一棵樱花树.
  她和别的守护精灵不一样,别的精灵有透明的翅膀她没有,她飞的时候会有许多的樱花花瓣围绕在她左右别的精灵没有,所有的精灵都不和她玩,他们都说她是异灵.她所守护的樱花树是她最好朋友,所以她给自己取名叫"樱粟"
  自她懂事以来她就和樱花树在一起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她很喜欢飞虽然她没有翅膀但每一次只要她一飞就会有好多樱花飘舞,好美,好美! 今天天气很好,樱粟心里想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走走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趁樱花树不注意樱粟又偷飞出去撒野了.
  说是走其实是飞,不能怪樱花树不让她出去,而是她每次出去都要惹出不少事端!飞行技术菜的可以却老爱东飞西串,惹了祸就连忙跑回来拿它当避难所是人都会气了更何况它只是一棵树!
  "依呀呀!树它说过早起的小鸟有虫吃,那早起的精灵有什么东西吃呢?"樱粟在很认真的考虑在这个问题.通常一边开小差一边飞的下场只有被撞或撞上别的什么东东,而她属于第二种.
  "痛~~~~~~~!"实在是痛得没话说了
  "小心!"被撞得人算是好的了还在撞上之际先扶了她一把
  "对不起,对不起"嘴巴道着歉,樱粟心里在想他如果要她负责的话她马上就飞回树那里躲起来,宁愿让树骂也不让别人骂.
  "你没事吧!"浅草看着眼前可爱的精灵突然有了捉弄的冲动!可是当他看到她身边围绕的樱花花瓣时他对她的兴趣就更浓了.听说花界的王族精灵一个比一个清高一个比一个傲气.他倒要领教一下
  "我,我~我没事"樱粟看着眼前的英俊男子羞却地低下了小脑袋[img=8.gif]
  "你是花界精灵"他明知故问道
  "是!"浅草本以为会听到一番她自认引以为傲的自我介绍,没想到只是一声单音的回答.眼前的小精灵喜欢他他不是看不出来,他一向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的
  "我是草界精灵,我叫浅草,很高兴认识你,可爱的花精灵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浅草露出温柔友好的笑容问道
  "我~~~我叫樱粟"樱粟的心狂跳不以
  "你飞的时候很漂亮!有好多樱花花瓣伴着"他笑着说
  "是吗?谢谢"虽然知道自己飞的时候是很漂亮,但他说出来她还是很高兴
  "恩!要不要一起飞?"他说每句话的时候嘴角都会挂着淡淡的笑
  "一起飞!可以吗?"樱粟惊喜地问
  "可以啊!来吧!"他说完牵起了她的手
  "咦?你也没有翅膀耶!"他和她一样也没有翅膀她现在才发现哩
 浅草疑惑了她是故意装傻还是真不知道精灵类的王族都没有翅膀,就像她是樱花环绕,而他就是虚幻的草翼附在身后一样,只要灵力足够就可以把它们隐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只要她是王族精灵她就该知道,这是基本常识!
 "你怎么了?"樱粟不解他为什么皱眉
 "没什么,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倒想看看她准备装傻到什么时候
 "去哪里?"她要早点回去,不然树非骂死她的
 "去了就知道了,走吧!"他继续展开微笑
 "恩!"樱粟被他的笑迷得七昏八素哪里还想那么多

 "是不是很美!"他带她来的是他是秘密基地穿过黑漆漆的山洞后的世外桃源他一向不带外人来的,她是第一个他带来的人
 "哇~~~~~~~~~这是不是就是人们说的别有洞天呢?好美!"她决定了以后要常来!
  "可以这么说,喜欢吗?"他看着她脸上的淡淡的笑晕不禁失神
  "呵呵~~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还有一个湖泊.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里有个这么漂亮的地方.555~`亏了,亏了啦~不过还好你带我来了耶!"她看着他一脸感激不尽的模样,可爱极了!
 "喜欢我们可以常来!"
 "真的?"哦耶~~~~~~~~~~~她好高兴以后可以来,而且他这么说代表他们还可以再见面哩!她高兴的开始在湖泊上空翩然起舞周围樱花也更着跳了起来!
 浅草见了轻打了一个响指湖泊上空竟下起了樱花雨和她相呼应着.这情形不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的
 半空中的她时而起舞时而旋转.伸手接住那些在空中飞舞的小小花瓣她甜甜地笑了
 此时是情景让浅草看呆了,她真的好美!
  "好好玩!"这是樱粟落地的第一句话
  "我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说完他再次牵起她的手向远处飞去
  这次他们降落的地方是是一处崖边
  "害怕吗?"他牵着她的手体贴的问
  "不怕!"她抬起满是笑容的脸"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什么问题?"他给予一个浅笑鼓励她问
  "你是不是也是异灵?"她小心翼翼地问
  "异灵?你怎么会这么认为?"他可是高贵的草国王子在可能是异灵
  "因为你也没有翅膀啊!别的精灵都说我是异灵因为我没有翅膀!"她想起来就感到委屈哩
  "啊?我们王族精灵都没有翅膀!这是千百年来的定律怎么会是异灵呢?"他按捺着性子向她解释,看她准备装傻到什么时候
  "啊~这么说你是王族精灵咯?"5555~怎么会这样!
  "恩!"她真的不知道?
  "我以为终于有一个精灵和我一样是异灵了哩,原来不是啊!"不是就不是吧!他偏偏还是一个尊贵王子,他一个王子是不会喜欢她的吧!想想就好沮丧!
  樱粟啊樱粟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就算他不是王子你不是异灵他也未必会看上你啊!看看你自己又不是很漂亮,而且又笨飞行都会撞上人哩!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还是少自做多情了,她在心里想
  "你!异灵?"是他听错了吗?她说自己是异灵,她不是花国的公主吗?乱七八糟的,该不会那一撞给撞傻了吧!
  "没什么啦!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好玩的地方?我以前都没有来过耶!"她故意移开话题,他知道
  "恩!明天我带你去更好玩的地方!"他说
  "什么地方?"好好奇哦!
  "明天就知道了,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好吧!不许反悔,我们盖手印!"她伸出大拇指说
  "盖手印?"那是什么东西
  "伸出大拇指就对了"说完她打他的大拇指扳了出来在自己的手指上碰了一下"好了!搞定!"她笑得一脸得意
  "就这样?"这是什么花样
  "是啊!你以为要怎样!"她脸上写着不解
  "没什么!那就这样吧!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不然-----"不然你父王母后该担心了,后半句还没说完就听见樱粟发出一声鬼叫
  "啊~!这么晚了!"死了死了树一定回骂死她的瞒着它跑出去还这么晚回家,看来她又要挨批了555~~~~~~~命苦啊~!
  "怎么了,慌张成这样!"
  "没什么!我要先回家了明天这见!"她急着回家挨批~啊!不对是急着回家请罪!
  "明天我怎么找你?"
  "恩~记得我们相撞的那个地方吗?"她问
  "记得!"
  "那就好办离那里不远处有一棵樱花树,我就在那里!就这样再见!"说完她匆匆飞离
                  ♀
  在樱粟离开崖边后浅草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
  "对她您是认真的?"那个人问浅草
  "认真?隐你也太不了解我了"他面无表情的说
  "怎么说!"被称做隐的人不解地问 
  "我原先只是想征服精灵界所谓最高傲的花国精灵,没想到-----"他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
  "这么说您只是玩玩而已?"他小心地追问
  "玩玩?可以这么说吧!"他本来几只是要玩玩而已,不是吗?
  "可是~~~"
  "可是什么?你怕我会喜欢上那个花精公主不成!"说到这里他心里的某根弦似乎不小心被拨动了
  "如果有怎么简单就好了"
  "隐你今天话多了!"说完浅草也跟着消失在了崖边,他会证明自己不喜欢上那个花精的
  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迷糊小花精回家后的命运
  "树大哥我知道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大不了以后我再出去一定快点回来就是了"樱粟垂着小脑袋低声道着歉
  "你!你还有以后!"树气得就差跳脚.如果可以它真的会的
  "额~~那个那个~我~我明天还要出去啦!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早早地回来!"她迅速地做出保证
  "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它已经开始全身发抖了
  "你别气别气,再气下去身上会长虫子的"
  "你才长虫子呢!"它会气成这样是谁害的,还敢诅咒它长虫子,可恶!!
  "好!好!好!你不会长虫子我会长虫子,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555~~~她好可怜~~~精灵怎么可能长虫子嘛!
  "哼~我不管了!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树~~~~不要这样啦!我今天好不容易才交到一个朋友,你就答应嘛!好不好?"樱粟开始了哀兵政策!
  "什么?你是说你交到朋友了?!太好了樱粟你终于交到朋友了耶!"什么啊!树干什么比她还兴奋!
  "是啦是啦!你这么高兴干什么!"是她交到朋友又不是它交到朋友
  "你交到朋友我当然要高兴咯!你知不知道你在是第一次交到朋友耶!"
  "我知道啊!但你也不用高兴得像看到骨头的狗狗一样嘛!"
  "靠!你这是什么烂比喻!什么叫看到骨头的狗狗!"它在为你高兴她却这么说它[img=27.gif]
  "额~~那个那个~~错了!错了你不是狗你是树,你怎么会是狗嘛!对不对!呵呵呵呵~~~~~~"干笑!
  "好吧!看在你交了新朋友的份上就让你出去!"树大哥终于大发慈悲地应允了
  "哦耶~~~~"早知道这招行的话她早就用了!呵呵呵呵~~~~~~~
                ♀
  "树我告诉你哦!浅草真的好厉害耶!他知道好多地方都好美,我以前去都没去过哩!"樱粟一个人坐在树的头上自我陶醉着
  "樱粟!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浅草的精灵了!"树一语击中
  "是啊!我喜欢他哦!呵呵~~"然后她就开始傻笑
  "樱粟你喜欢上一个草精灵?"
  "是啊!我是喜欢他,可你不用担心啦!因为他是不会喜欢的,他是草国的王子而我只是一只小小的精灵!喜欢他有什么用呢!"好沮丧啊~~-,-
  "孩子!如果他真的喜欢你是不会在乎你的身份的"一个老者从树身后走了出来说道
  "老先生你是谁?"樱粟看着老者问道
  "我是你父王!"老者说
  "父王?那是什么?"这个老者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真可怜!
  "我是你父亲!精灵界花国的国王"老者又说
  "老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是你女儿我叫樱粟"他是国王如果她真是他女儿她不就成了公主了,呵呵~~怎么可能啊!
  "我知道你叫樱粟也是我女儿我找了你好久"老者双眼含泪樱粟不忍打断他的话,只好让他继续说下去"事情是这样的,在十六年前;我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你母后是事,她一气之下带着才出生不久的你跑出了皇宫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当时的他心急如焚"事后我带着你们的生命石找了好久都没有你们的消息,后来没多久你母后的生命石就就失去了色彩!我以为你也活不了多久我派出去的人四处找你可一直没有消息,直到去年有人通报说有精灵在樱花林看见你在飞时全身周围围满了飞舞的樱花花瓣,那时候我就知道是你,我找到你了,因为只有我们花国的王族精灵飞时周围才会围满樱花花瓣!"老者说完时泪已经湿了脸
  "这~这~~~~"她不相信真的会有这种事,而且还发生在她身上
  "你不相信!"国王看出了她的犹豫
  "抱歉!不是我想怀疑您的话,只是~~~"只是她接受不了 
  "跟我来,我会证明给你看的"他要带她回皇宫
  "我-----"
  "樱粟你就去吧!你自己也想知道答案不是吗?"樱花树也跟着劝道
  "可是~~好吧!"不管答案是什么她都该去看看才对
  "那走吧!那里有你的全部亲人,你会喜欢那里的!"他欣慰的笑了
  "恩!"看着他露出的笑容樱粟突然觉得好亲切
  "孩子!你和你母后长得真像!一样漂亮!"
  "是吗?那您可以说说我母亲是个怎样的人吗?"
  "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惜我对不住她"他长叹了一口气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她不忍看他露出痛苦的表情
  "恩!让它过去以后就让我好好照顾你,我的好女儿!"有女如此夫复何求啊!
  "还没确定我就是你的女儿呢!这么快就想照顾我啦!"她开玩笑道
  "不管你是不是我女儿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是一个好女孩!"他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呵呵~~谢谢了,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我也相信你是一个好父亲!"
  "我也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相信我!"他和蔼的摸摸她的头,样子像极了一个慈祥的老父亲
"呵呵呵~~~~~~~`,对了您还有别的儿女吗?"
"还有一个女儿,就是你妹妹,小你一岁,叫蓝妮儿!"他说
"妹妹?"不是说母亲那时~~~~~~~~~?看来不是亲妹妹
"是的!她不是你的亲妹妹!是我一时迷糊的结果!"
"不管是不是我亲妹妹他都是你的女儿!如果可以我会把她当亲妹妹看待!"
"好孩子,谢谢老天赐予我一个这么懂事的女儿"老泪纵横啊!"跟我进去吧!到了"他檫去眼角的泪,带她走进了华丽的皇宫,然后又是到一间卧室,好象是他住的!然后他打开柜子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打开它吧孩子"他把盒子递到她手里
"是什么?好奇怪的感觉!"她犹豫则要不要打开
"你和它是有感应的,它是你的生命石!"
"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生命石?"她慢慢地打开,里面果然躺着一块光彩照人的石头,伸手触摸时是热的,真的像有生命一样!
"它就是我的生命石?"她问道
"是的,你对它已经有感应了不是吗?"
"它怎么越来越热了?"颜色也变深了
"它是你的生命石,它的变是为什么只有你才会知道!"
"可我真的不知道它要干什么啊?"
"用心来聆听!集中精力"
"哦!"樱粟听话地闭上眼睛用心来聆听生命石要说的话"樱粟,有人在樱花树下等你"生命石说
"听到了吗?"
"恩!它说有人在樱花树下等我!"一定是浅草他在等她
"那你就去吧!我的女儿你一定要幸福!"父王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
"我会的,那我先走了,回见!"呵呵~~~~~~`她现在好高兴
"带上生命石,她会给你力量的!"
"对哦!差点把它得忘了!"回头带上她的生命石匆匆向樱花林方向飞奔而去,见了他她想向他表白,她不会自卑了,因为她爱他

当樱粟赶到时果然看到了他,他坐在樱花树下那画面很美这样的他有一丝狂野,也有一丝性感
"浅----------
"樱粟!"她本想先叫的
"什么事?"她笑着问
"你喜欢我!"不是问而是确定
"啊----"有那么明显吗?树看出来了,连浅草也看出来了"是啊!我喜欢你哦!"她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如果他说对不起之类的话她就说那只是一个玩笑别太当真,她可不是自卑了,是没勇气坦然承认
"那你要怎么做?"他抬头问道
今天的气氛怎么怪怪的"要你怎么做?让我想想!"她调皮的说"既然我喜欢你,如果也喜欢我就娶我吧!呵呵!"她想活络一下气氛
"那~~~~~~那你说你要怎么证明说你喜欢我!"他直视她的眼睛问
"证明?"眼睛不经意扫过他紧抿的薄唇她毫不犹豫地俯身在上面印下一吻"这个证明怎样?"她眨巴着大眼睛问
"-----"在完全没防备的情况下被她一吻他愣住了
"精彩!精彩!"突然从树后面传来的鼓掌声吓了她一跳,接着走出两个人
"你们是?"她不认识他们
"真想不到你们自诩清高的花国精灵会这么不知廉耻在光天化日之下向一个男子示爱,想不到啊!浅草,小子你真行!这招你也想的出来!"其中一个男子狂傲的说道
"浅草他们是谁?"她是花国公主她也是才刚知道的啊!他怎么也知道,还有他刚才说的话好难听啊!
"我的傻公主啊!你还不明白啊?让本王子来告诉你吧!对于浅草来说,你呢!只是一个活玩偶,从一开始他对你就是抱着一种玩玩决心和你周旋,原因只是因为他想征服传说精灵界中最高傲的花界精灵,让你臣服在他的脚下.所以他今天叫来我来看戏,看看我们的蓝妮儿公主是怎么地不要脸!"她说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真的吗?"虽然她不信,但很明显他早就知道她是公主,只是搞错身份而已!
"你说呢?"他笑着问她,可那笑不再像以前那么温柔,反而带着几许玩味!
"不是,不是他说的那样,哪怕你不喜欢我也不要那样说,好吗?那不是真的!"告诉她那不是真的,不要对用那样戏弄的表情看着她,好吗?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就让你的樱花树来告诉你吧!"说完他起身手一挥解开了施在树身上的法术
"你们这群混蛋!樱粟!我~~~~~~~""解放了的樱花树气得破口大骂
"别说了!让我来说"她转身看向浅草"从一开始你就是骗我的?"她强扯出一丝微笑问他
"恩!"他是怎么了,对她他尽说不出狠话
"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好后悔,我宁愿我当初没遇到你,这样我就不会喜欢上你,我宁愿自己不是公主,这样你就不会来设计我了.知道我刚才知道自己是公主事我有多高兴吗?我以为我终于有一个能和你匹配的身份了,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就算不喜欢也不会太讨厌就对了,看来我错了,错得离谱!你怎么可以这样践踏别人的感情!这样你换来的是什么?你知道这里是会痛的吗?"她指着自己的胸口问他,说完一滴眼泪划过她的脸颊最后渗进土里直到不见
"你你~~~~~``她~!浅草她流泪了!"木痕<树国的王子>惊讶地叫道
"你!蓝妮儿,把你的眼泪给我收回去!收回去听到没有"在精灵界看到眼泪就等于看到死亡
精灵是天使的眼泪,所以天使无泪,精灵因为本身就是眼泪化身的缘故,所以也不能流泪,精灵如果流泪那么他们的生命也就会跟着结束,等待他们的是死亡
"收回?怎么收?没想到你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她要走了她笑着向樱花树告别然后对浅草说"哀大莫过于心死"张开手掌把里面的生命石放到他手里"最后请你记住我叫樱粟!不是蓝妮儿"说完她是身体边的越来越轻慢慢得远离了地面他发现自己变得好透明!
"不要!不要走!"他知道了心是真的会痛的,好像都针在扎一般的痛!他不要她死!
"浅草!你心痛了?"木痕问
 "是的我现在知道她刚才是什么感觉了,心真的好痛"什么叫后悔他终于第一次尝试到了
"你不会觉得你心痛得太晚了?她已经死了"他也不太相信刚才还活生生站字他面前的人不到几分钟就变死人了
"木痕,我该怎么办,我不要她死我要她活着,好好地活着!"
"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你不该逃避自己的感情!"
"我错了!我是胆小鬼!我不敢承认自己喜欢上她,我是懦夫!"他自嘲道
"哎!她还是走上了和她母后一样的路!我以为你可以给她幸福!是我太高估我女儿在你心中的地位啊!"随后赶来的花国国王感叹道"是我对你的信任害死了我的女儿!"他可怜的女儿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你是樱粟的父亲?你说清楚,她是谁?花国不是就蓝妮儿一个公主吗?"
"她,樱粟是我失散了十六年的女儿,我们才刚相认"
"那她没骗我,她是樱粟!"
"她为什么要骗你,孩子你要知道有些人有些物一旦失去就挽回不了了,她的生命石我就交给你保管了"说完人就走了

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脑袋一片空白,但心里的痛好难忘!
"孩子,我的女儿!"一位美妇人站在她面前叫道
"您是谁?"为什么叫她女儿?
"我可怜的女儿,我是你母亲,没想到我们母女最终会走上同一条路!"
"您是我母亲?那你是因为父皇的背叛而流泪?"
"是的!你父亲背叛了我们之间的承若!他爱上了别的女人!"
"所以您哭了,那你还是爱他的啊,不然您也不会为他而哭了,你们最起码还是相爱的,那我呢?爱上了不该爱的!"心痛在提醒她那一段伤心的往事
"你不是也还爱着他吗?"
"他,我爱不起!爱他好累,疲了,倦了接下来就该休息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老天还嫌我不够痛苦吗?不爱我就好,为什么他还要那样伤我的心,我真的好想哭,泪为什么不流了?流尽了是吗?"他无情而她却多情,忘不了
"孩子别哭,该放的就算你放不下也要放啊!"
"放不下,那我可以选择遗忘?"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做人!他们伤心时可以哭开心时可以笑,不用去控制悲伤!"
"你知道要做人必须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吗?"
"知道!折翼是吗?我不在乎!"
"你真要这么做,他值得你为他这么做吗?你要知道人类的一生在我们精灵界只要寥寥数十天就结束了我们精灵界一天在人界可就是一年啊!"她不忍看女儿做傻事
"快乐就好,不是吗?"活得久又怎样,连哭的自由都没有"
"活着就是累,这就是我一直不去投胎的理由!可不见得做人就开心啊!"
"不知道就试一下吧!在累也不会比前世累就对了"
"我尊重你自己的选择!一旦折翼你就将失去再当精灵的权利,你想好了吗?想好了就快动手!过不了多久你会只剩变成灵!到时候没了实体你什么事也做不了!"
"恩!"她伸出手抚摩着自己透明是翅膀这也是她第一次看见它抚摩它!精灵一死她的翅膀就会因为失去灵力无法隐藏而显现"再见了,没想到我们会在死的时候见面"她这话是对翅膀说也是对母后说的
"想好了吗?"
"恩!"抚摩翅膀的手重重地用力一扯,她没有叫出声来,只是皱了皱了眉!
"痛就叫出来,不要逞强"
"比起心,身上的痛算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忘了他吗?"
"想不忘都不行啊!"
"那就好了,我也会忘了你是吧!趁我还没忘时,让我好好记住你吧!妈妈!"她不要叫她母后她是她母亲
"我的女儿!你一定要幸福,答应妈妈好吗?"
"恩!我答应你"
尾声
精灵界了过了十八天,在这十八天里浅草一直做在樱花树下手里握着樱粟的生命石,不理任何人,他在等她,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木痕偶尔也会里劝劝他,可都是无功而返
今天的樱花林不像以往那般平静
"喂~~啊~哎哟!雪藏!你跑慢点啦!会迷路的!"年仅十八岁的殷桦舒骑着一匹烈马横冲直撞的闯进了樱花林"哇塞~~~~~~~这里是哪里,好漂亮啊!"一边控制着马儿一边不忘欣赏美景.这时在一棵樱花树下的男子吸引她的注意,他看上去好落寞,好孤单~~~,好熟悉!桦舒翻身下马向他走去
"你好!"她友好地向他问好
浅草听到了魂牵梦萦的声音连忙抬起头,"樱粟!是你吗?是你吗?"他像一个溺水人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紧抓着桦舒的肩膀
"你,你放手啦!我不是樱粟,我叫桦舒!你抓的我好痛啊!再不放手我叫救命!"她威胁道
"你不是樱粟?什么可能?"明明就是同一张脸啊!她不是樱素是谁?
"我叫殷桦舒,不叫什么樱粟!你是谁?"桦舒问
"我是浅草,浅草啊!你不记得了吗?"为什么樱粟会忘了他呢?
"我从来没记得过怎么忘!还有樱粟是谁!你又是什么人?"
"樱粟是我这一生最爱也是最对不起的人,对了你是哪界精灵?"看来她真的不是,可好像!
"啊!精灵?你故事看多了吧!我是人不是精灵!"呵呵~精灵!
"你是人?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精灵界!"
"精灵界!哇~~~~你傻了是不是,玩笑开过了就是咯,别把我当白痴!"
"是我的马带她进来的!"花国国王现身说道
"老爷爷那马是我的不是你的!"什么叫我的马把她带来的
"我说错了行吗?是;我让你的马把你带进来的'行了吗?"
"那她就是樱粟!对不对!"浅草连忙问
"应该说她前世是樱粟!她现在是人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该不会是脑子出问题拉吧!
"她是人,那我不就不能和她在一起了,为什么边成这样,她为什么会变成人呢?就算她死了再投胎也该还是精灵不是吗?"
"她在死的时候折掉了翅膀!"这是"她"告诉他的
"折翼!"她怎么这么傻
"喂!你们当我是死人啊!"可恶居然不理她
"我有办法!你想办法把她留下来你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这样她在精灵界也会有像精灵一样的寿命了
"对耶!"
我要发火了!!!!!!!"气死了,把她忽视得那么彻底
"桦舒你喜欢这里吗?"浅草问她
"终于知道有我这个人了"
"喜欢吗?"
"喜欢啊!怎么了?"
"那你就留下来吧!"浅草一脸贼笑
"不要,谁理你耶"
"你只要留下来我就带你去看好多漂亮的风景和好玩的地方,怎么样!"
"真的?"她爱一切美好的事物
"真的!"他保证
"好吧!我留下"西西~~~有美景可看,有好地方可玩,还有帅哥可以养眼
"那你也顺便当我的王妃吧!我保证不让你再流泪"他不要她再哭
"你想得美!走带我去好玩的地方!快!"说完自己先跨是了马"喂!你快上马!"
"不用走,我们用飞的!"
"神经病,飞?你为什么不直接用爬的?"
"走咯!浅草凌空把她从马背上抱起来飞向了远方
"哇~~~~~~~~~~~你是天使,你真的会飞耶!挖哦!我看见天使咯~~~~"
"我不是天使,我是精灵"远方传来浅草的纠正声
"谁理你,我说你是天使你就是天使!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别有洞天!"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你为谁?谁为你?
      浏览:19818

      倘若这世间有不变的爱,我一定去求。 简嫃 爱情,好像是绕不开的话题。 看着身边的朋友起起落落,好像爱是一件让人黯...

    • 同学,很高兴你找我!
      浏览:18046

      中午来到办公室,开机上Q,一切都是那么的顺手,那么的熟悉,每天都是这个动作,每天都是如此。 “滴滴滴”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原来是有人加我...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