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

我一定比你幸福

分类:爱情散文浏览:22059

          
  引子
  陈晓东那首《像风一样的男子》流行街头巷尾的时候,我想象中的那个像风一样的男子,一定是戴着一幅墨镜,满面冷俊,在钢筋水泥的城市夜晚里穿行。
  而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柔和得像春天的风的笑容,携一身的芬芳,也是来去如风,在我旁边擦身而过。
  后来我知道你那一身的芬芳是一种叫“迷”的香水,从吸入我鼻孔的那一刻,我便已迷失。
  一
  昆明,圆通山。夹道樱花开得满目灿烂。有风吹过来,樱花细细碎碎拂了她满头满身,一天一地粉红的雪。
  那个解签的老婆婆一脸的安详,用凤凰似懂非懂的昆明话说着人类的玄机,没有多么的慎重其事,只是因为这一切本与她无关。
  有人说在最无助的时候,人就会救助神灵,并因此信任,宿命便由此开始。
  那老婆婆说凤凰正身陷于水深火热当中,而且这些都还在其次,今年末明年初,更有一次大劫,如凤凰浴火重生,过去了,便可以海阔天空。
  凤凰想了一下,觉得很好笑。终于从两个男人的纠纠缠缠里走出来,满身伤痕。还不能浴火重生?
  H和T终于对她这个朝三暮四的女人恨之入骨。三人纠缠了大半年,他们俩同时决定放弃,说同样的一句话:“祝你和他幸福!”带着成全的悲状和伤痛,一起转身。留她一人,跌坐不起。
  在这场爱情里,她变成让人最不齿的人。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注定失恋的,无论他们谁离开,都是她的失去。可是没有人知道,她怎么可能让人相信她同时爱两个男人。
  两个人同时离开,对她已是最好的结局。合在一起痛一次就可以了。
  接下来的日子,凤凰昼伏夜出,喝酒,疯玩,做尽了一个失恋的女人应该做的事。凤凰想,现在还不趁机疯一下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已经二十七了,再不疯难道要等到老了腿脚不方便的时候吗?
  于是这样想,便心安理得。凤凰每个周末的夜晚打扮妖娆,各种声色场所,纸醉金迷。相识的不相识的男男女女,酒精把黑夜都烧成灰。凤凰喝酒,与陌生的男人调笑,有短暂的快乐。
  只是清晨对镜拭去残妆,双眼空洞,面容苍白。素日上班,脸上便那种万千人脸上无法辨认的冷漠。
 
  二
  “凤凰,你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啊?!想做堕落天使?!好啊,你尽管放纵好了,反正也不会有人心疼你!”
  晓晓双手叉腰,杏目圆瞪,有燃烧的怒火。转眼脸上是深深地无奈,像看一个误入迷途的孩子一样看着凤凰。
  “拜托,大姐,你不要把自己搞得像我妈一样好不好?我也二十七了,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凤凰剔着指甲漫不经心地应付着晓晓。
  晓晓抓住她的手,拖到镜子面前。恶狠狠地嚷:“你看看!!这还是什么人?整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啊?”
  凤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削瘦得自己无法辨认。
  “好久没有见过阳光了吧?好久没有去运动过了吧?还枉称羽毛球的狂热爱好者。我呸!”
  “那我们今天去打球?”凤凰马上双眼炯炯。
  球场上,凤凰没几下就挥汗如雨,气喘吁吁。以前的英姿飒爽已经全无踪影,只有无尽的疲倦和体力不支。
  凤凰坐在边上喝水,暗自下决心,要告别那些酒精浸袭的夜晚,她要重新回到阳光下,找回那个自信热情的凤凰。
  “凤凰?”
  很陌生的男声。凤凰抬头,是一张陌生的脸,白皙,年轻的男人脸,微笑如三月春风般拂面而过。
  凤凰扭头看了四周,确定他是在叫自己。再说很少会再有人也叫凤凰吧。
  “你认识我?”
  “是啊,不过你可能没有注意过我。你喝酒的时候像个男人,豪气,我很喜欢。”
  “嗯嗯嗯……是夸还是损?如果是夸的话,那就要让人怀疑企图了,如果是损呢,就赏你一球拍!”
  凤凰故意把腮帮子鼓得很高,扬起手里的球拍,作势要打的样子。
  那男人仰着脸哈哈哈大笑。不,应该是男孩子吧?很年轻的笑脸,白白的牙齿,眉毛俊秀而挺拔。
  “走,一起去打一场!”他说着把手伸给凤凰,凤凰伸出手抓住他的手站起来。挨近这个男人的时候闻到香水味。凤凰心想一个大男人用香水也太过脂粉气,只是他身上的香水是那种淡淡的香草气息,微微让人有些晕眩。
  他球也打得极好,总是故意让凤凰一两个球,显出他小男孩的小小风度。
  后来的周末,凤凰和晓晓来打球,再碰到他,打个招呼,不痒不痛地聊几句,或者一起打一场球,也不是不快乐。
  知道他叫周剑。二十二岁。凤凰压住微微的吃惊,故作老沉地感叹:“唉,二十二岁?多好的年龄啊!真是小弟弟啊!”看着他一脸的不服气,开心地大笑。
 
  三
  转眼,十二月末,旧的一年马上要过去,新的一年马上要来。凤凰早已经把圆通寺的那支签忘到脑后。
  “凤凰,今天晚上出来聊聊天?”是那个叫周剑的男人。
  “为什么?”凤凰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问。
  “在原因的吗?那就是因为今天是二零零三年的最后一天,因为你可能也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所以……”
  “哈哈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嗯,让我想想,好吧。”
  晚上,昆明的街头,华灯初上。
  “没有去陪女朋友?”凤凰问。
  “哦,她去和一大帮朋友玩了。”
  凤凰莫名的有些失落,果然是有女朋友的,只是今天她没空,于是她就成了替补。呵呵,想到哪里去了?这又不是约会,是朋友间的聊聊天而已。
  “聊天嘛……去个安静的地方怎么样?不如去东寺街?”
  东寺街在晚上冷冷清清,东西二塔在黑夜里影影绰绰。凤凰边走边和路旁的雕像打招呼,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开心。他们爬上近日城楼,远看昆明城的灯火。
  有风吹来,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还有微微的寒意。凤凰紧了紧衣服。
  “你的二零零三年过得怎么样?做个盘点?”凤凰说。
  “我的零三年啊?有时候快乐也时候痛苦。”
  “和女朋友在一起不开心吗?”
  “她啊,我现在和她感情处于破裂阶段的吧,她的世界很大,我算不了什么啊,我对她是无能为力的。”周剑的声音有些无奈。
  “小孩子就染上学别的男人痛说革命家史可不好啊!”凤凰笑道。
  “我说的事实啊。现在轮到你了盘点了。”他语气极认真,凤凰不便再开玩笑。
  “我的零三年啊!唉……”凤凰好像一下又掉了回去。
  沉吟了半晌,她低低地呼几个字:“像炼狱一样!”
  “总有些开心的吧?”
  “没有没有没有……”
  像电影里一样,后来的凤凰不知道怎么就在这个比他小五岁的男孩怀里哭泣。就像那首歌——月亮惹的祸。
 
  四
  清晨,周剑的短信总是很准时的如约而至。他们似热恋中的情人,凤凰也感觉有幸福掠过心头。
  一个月以后,周剑对凤凰说:“对不起,凤凰。我对她责任。”
  凤凰仰着头大笑,把自己的眼泪都笑出来。是的,凤凰,又再自找苦吃,他还年轻啊,整整年轻的五岁,你是怎么都玩不起了。
  所以凤凰开始认命在各种场合相亲,她有时候自己都嘲讽自己。也有男人各方面条件都好,凤凰想就这样辈子算了吧。
  “凤凰,你在哪里?我还是无法做到不想你。”
  又是周剑。凤凰对自己都无能为力,她很好笑地为了这样一条短信突奔而去。
  她躺在周剑的怀里,听他慢慢问自己:“凤凰,你为什么这样?”
  凤凰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你,所以不后悔,所以也不用你负责。”
  字字清晰。
  周剑抱紧她,凤凰还是能感觉幸福背后的负疚。她想周剑的女朋友知道了也许还是会伤心的吧。
  一刹那的醉生梦死。
  周剑过一段时间还是会对她说:“凤凰,我们这样在一起不好,总觉得对不起她。”
  于是他们再分手,彼此互相祝福:“你一定要比我幸福!”凤凰再回到自己的角落里舔伤口。
  午夜梦回时的清醒,凤凰竟可悲地发现,周剑与她是如此相似。他也是痛苦的吧,所以她原谅他。
 
  五
  那个女孩子走到凤凰面前。
  “你就是凤凰吧?”
  能听出语气里明显的敌意,凤凰楞住问:“你是谁?”
  “李玲。”
  “李玲?我们认识吗?”凤凰努力地想,还是没想起她是谁,楞在那里尤自尴尬。
  “哈哈哈哈,他对我真好。居然从来没有在你面前提起过我的名字。”女孩笑得一脸凄惶。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虽然是我以前不懂得珍惜周剑,我还是爱他的。不过,现在我和他彻底结束了。祝你们幸福!”
  女孩甩下这句话扬长而去。看惯了关于第三者的三流电视剧的镜头。女孩转身而去的背影有刹那的美,是利落的,而凤凰觉得自己站在原地,只是像一个傻瓜。
  凤凰心想,原来最俗气的事情就纠缠着的爱情。可是这是爱情吗?面目模糊。
  六
  人生总是这样。到处充满着妥协与不彻底吧。
  周剑有时候会打电话,声音颓废到极致。
  “凤凰,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
  “凤凰,我觉得人活着没有一点意思了……”
  ……
  凤凰有一丝疼痛在心里一闪而过,随着而至的竟是微微的厌恶。这样的男人,自己曾爱过他?
  “阿剑,如果你爱我,请你遵守我们的约定,并一直祝福我:一定过得比你幸福。我们都说一定要比对方幸福!”
  几个月后的大街上。凤凰在人群里闻到那股淡淡的香草气息。她偏头看周剑和一个女子相携从她身边擦肩而过。那女子长发如丝,有份柔弱的美,相依着他是忘我的沉醉。
  凤凰轻笑。有风掀起她的裙摆。如释重负的快乐。是的,我一定要比你幸福!
  她突然想起圆通寺的那支签。她想她应该是真正的浴火重生了。昆明的街道上已经处处飘浮着柳絮,凤凰仰着头,走在春天的风里。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攀比
      浏览:2622

      几十年前,《巴尔的摩哲人》的编辑亨利·曼肯说过,财富就是你比妻子的妹夫多挣100美元。行为经济学家说,我们越来越富,但是体会不到幸福,部分原因是,我们...

    • 男人迷恋情妇五大惊人理由
      浏览:10579

      你可以问遍天下所有男人,他们都会(如果隐姓埋名)诚实地回答你(如果你不是女人),是的,每个男人都需要一个情妇。这个问题和道德、伦理无关,和男人...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