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

一封无名情书

分类:经典情书浏览:12572
又是九月飞花的日子,天变得凉凉的,不时秋风扫过,掀起行路人的衣襟。

我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反觉的身上更加冷,其实是我的心冷!

寒潇的夜空忽然传来泣笛的撕鸣,我忽然又想起记忆里想摸去又丝毫未褪消的你的身影。

记得我问你:“你会吹笛子?”你扬了扬头发优雅地说:“会吹一点。”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能吹出曲调来吗?”当时我很兴奋。

“我高中开始学的,自己买笛子,买书,吹吹就会了。”你说

我醒悟地说:“这么简单吗?我也要买笛子自己学着吹”

不久我真得买了书,买了笛子,自己也学着吹起来,现在每每看到笛子就会想起那个晚会,你说:“你会吹笛子!”

已经几年了,我该学会吹了才是,可是室友们都说我吹得很难听,想鬼哭狼嚎,悠悠咽咽泣不成声。我想我确实还没学会吹,因为没你教我。

你是个忧郁的浪子,是的,我看得出,从你的眼睛里,从你消瘦的脸上,忧郁、躲闪又清雅的表情。

有人曾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我回答说:“我喜欢比较内敛、忧郁的男生,讨厌那些性格张扬、自视清高的男生。”其实我时常问自己,到底是因为忧郁才喜欢你,还是因为你才喜欢上忧郁!

你的表情清瑟落寞,像个背着吉他四处流浪的诗人,时不时捻来诗歌轻声吟唱别人不懂的词句。是的,别人不懂的,就连我也琢磨不透你,我只能隔着墙来揣测修竹何以这般忧伤!虽然我不能明其根由,但我却能感受得到你那种感觉,因为我时常也会被莫名的感伤所侵扰。

你喜欢写诗,而我原先不大写的,现在也尝试着写写,虽然不及你好。

你的笔名叫若水,别人说像个女孩子的名字,我也觉得,我常常揣测你何以取笔名为若水。

水,清净明泽,无求寡欲,不过它该是忧郁的,“人生常恨水长东。”

我想你家附近该有条河,你或许就是在水里泡大的。你心若止水,视俗尘如云烟,只是离得太远了,反被云霭遮了颜容,看不清你的本来面目。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我也说不清楚,或许是自那日你惆怅地说:“现在真正纯正的东西不多了,文学这东西真正执爱的人也少了。”或是那一声长长的叹息和忧郁的眼神,落寞又凄凉!

以后的日子是自己虐待自己的日子吧!明明是喜欢你的,却装出一副冷漠淡然的表情,明明是眷恋着你的,我却对自己说那不过是欣赏,不算是喜欢!而每每你把背影留给我的时候,我心恨恨的,你是故意躲开我吗?于是我也学着把背影留给你,然而转身离你而去时我心却是揪心的疼,只怕你永远不会明白。

我翻得最多的一本书就是《红楼梦》,我最怜惜的人物也就是书中的绛珠仙子,绛珠草为报神瑛甘露之恩,愿来生以泪相还。梦断魂离,泪尽心竭,一腔痴情也随了玉体香消损,而恨恨悲歌只惹得观者泪光涟涟。

柔弱之躯泪做而成,每每吟起黛玉葬花词就引来无限凄情,你可还记得我那首《冷月葬花魂》?

温柔的晓风

抹不去

昨夜她相思的泪痕

点点的玉露

倾注了她剪不断的一往深情

独爱那一湾碧水……

“银汉”之遥

遥遥不过几丈,几尺,几寸

却让她望穿了秋水

望断了青春

形残了,色褪了,花凋了

只得扬扬作雪飞!

那第一次的亲吻

那最后一次的拥抱

瞬间的柔情
2.天涯过客匆匆行!!!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回避”也是生活的艺术
      浏览:10354

      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有位大学校长竞选州议会议员。此人资历很高,又精明能干、博学多识,看起来胜算极大。但是,选举期间有个谣言散...

    • 认识张小娴之一
      浏览:27446

      张小娴个人档案张小娴,英文名Amy Cheung Siu Han,1967年7月出生,祖籍广东开平,毕业于香港浸会学院传理系。曾任职电视台编剧及行政人员,亦曾编写电...

    小编推荐